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浙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临红线

文章来源:舒日18073105035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1-20 14:14:19
  
K图 02016_21


  总资产7年暴增5.69倍,16家股东所持24%股权被质押

  “港漂”刚满一年,浙商银行(02016.HK)就急切返A,只是其归途或许不一定顺利。“拟发行44.90亿股,所募资金全部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金。”长江商报记者通过11月10日证监会预披露的浙商银行招股书发现,浙商银行拟发行的股份数量远超目前正在排队的11家银行。

  位于西子湖畔的浙商银行近年来发展迅猛,总资产已达1.45万亿,设有44家分行,180家机构让其业务覆盖了全国大部分城市。然而,尽管去年以来通过登陆H股、发行优先股等多种融资途径,募资超过264亿元,但浙商银行对资金的渴求依然强烈。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浙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三连降,由2015年的9.35%快速下落至今年上半年的8.27%,接近7.5%的监管红线。

  此外,伴随浙商银行快速发展的是其内控不足,多家分支机构因经营违规受罚。同时,截至今年上半年,该行作为原告尚未了结的诉讼144宗,涉及本金超过45亿元,占上半年该行净利润的八成。尤为值得关注的是,急着返A的浙商银行,16家股东所持的24%股权被质押,其股权结构存在潜在变动风险。

  针对上述问题,上周,长江商报记者向浙商银行发去采访函。浙商银行相关人士回复,刚刚递交A股上市申请,目前,该行在涉及到返A方面的事宜不接受媒体采访。

  上半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距监管红线一步之遥

  跻身万亿俱乐部的浙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接近红线。

  浙商银行成立于1993年,由中国银行、南洋商业银行、交通银行和浙江国际信托共同出资成立。2004年重组更名为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国内第一家由中外合资银行改制设立的中资股份制银行。

  借助长三角的区位优势,浙商银行迅速崛起。公开信息显示,该行坚持“全资产”经营战略,全面推动信贷类资产、交易类资产、同业类资产、投资类资产多元发展,并发力互联网金融领域,推出了“涌金票据池”“增金宝”“众筹智慧信用卡”等一系列“互联网+”产品。

  至2015年8月,浙商银行总资产跻身万亿俱乐部,当年前8个月,资产规模暴增51%。截至今年上半年,总资产达到1.45万亿元,相较2015年的万亿也增长了四成,较2010年底的2173.12亿元增长了5.69倍。目前,浙商银行在全国开设了44家分行,一级分行21家,一家分行级专营机构135家支行,机构总数180家。该行的分支机构除了分布在长三角、珠三角外,在华中武汉等中部城市也设立了分行。最近,该行长沙分行已获批创建,将在明年开业。

  然而,快速扩张的浙商银行资本消耗过快,急需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浙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0.60%、11.04%、11.79%、12.38%,均高于监管标准10.5%。其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62%、9.35%、9.28%、10.05%,高于监管标准8.5%。前述两个指标虽然都高于监管标准,但在2014年几乎是踩到了红线。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4年至2016年,浙商银行多次发行债券,补充资本。去年以来,该行除了赴港上市募资114.22亿元外,还发行了1.5亿股优先股,合计募资264.11亿元,全部计入一级资本,这也是该行上述两指标不断上升的重要原因。

  然而,浙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却是持续下滑。2014年至今年6月30日,该指标分别为8.62%、9.35%、9.28%、8.27%,今年上半年较年初快速下滑了1.01个百分点,距离7.5%的监管红线仅一步之遥。

  一不愿具名的金融学者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今年上半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速度看,浙商银行今年的资本消耗较快,核心一级资本存在告急的迹象,这或是其急于回A的重要原因之一。

  超两成股权被质押,存股权结构变动可能

  作为第九家向A股市场冲刺的全国股份制银行,其超两成股权被质押或是其拦路虎。

  招股书显示,浙商银行的股东阵容豪华,浙江金控、旅行者集团、恒逸集团、横店集团、海港集团、广厦控股、能源集团、通联资本、西子电梯等知名企业跻身股东席位中。

  不过,截至今年10月27日,浙商银行共有16名内资法人股东的股份存在质押情况,合计质押43.13亿股,占该行股份总数的24.02%,占内资股份总数的30.45%。其中,一名股东所质押的股份数量占总数的3%,10名所质押的股份数量占总数的1%至3%之间。

  具体来看,16名股东中,既有旅行者集团、横店集团广厦控股、西子电梯等知名企业,也有浙江新澳实业、诸暨市李子汽车运输公司等名头不太响亮的企业。从所持股份和质押数量看,旅行者集团持股13.47亿股,横店集团持有12.43亿股,二者分别质押3.10亿股和1.43亿股。质押股份数量最多的是浙江永利实业集团,其所持的5.18亿股全部被质押,占总股本的3.05%。此外,浙江日发控股、西子电梯、广厦控股、精功集团所质押的股份数量占该行总股本的比例均超2%。其中,广厦控股、精功集团的股权质押数量占其所持数量的比例较高,均超90%。

  此外,浙江经发实业集团所持的2.01亿股中,超过99%的股权被司法冻结,其中1.90亿股已被司法拍卖或抵债,仅剩的21.36万股也被质押。目前,这些司法文书已经生效,相关股权处置尚未办理过户手续。

  对此,浙商银行此次发行律师称,上述股权出质的股东较为分散,该等股权出质情形不会对浙商银行的股权结构、业务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至于被司法冻结、拍卖、抵债的股权,虽然会导致股权结构发生变化,但这些股份占该行股份总数的比例较低,因而不会对该行的业务经营及本次发行上市产生重大实质性影响。

  一名长期关注IPO的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上会企业股权问题一直是审核重点,超过两成股权被质押,且该企业又是风险防控重点的银行业,因为在审核时可能会更为严格,毕竟该行的股东中已经有股权被司法冻结、拍卖的先例。该人士称,多达16名股东股权被质押,一旦股东自身经营存在风险,其所持股权面临被司法处置,进而影响到浙商银行的股权结构,从而对其公司治理结构等产生不利影响。

  尚未了结重大诉讼涉及本金45亿为净利润八成

  在快速发展过程中,浙商银行的内控不足也逐渐浮现。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浙商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因为经营违规屡吃罚单。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以来就有4笔,合计被罚款130万元。

  最近的一次是今年9月19日,浙商银行北京分行因为以流动资金贷款的形式发放项目前期建设及拆迁款,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北京银监局给予责令改正、处以2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今年7月7日,浙商银行湖州分行因为贷款资金被挪用以及隐瞒担保企业重要财务信息等违法违规行为,被湖州监管分局给予60万元的罚款。

  这次处罚距离广东银监局作出的处罚刚满10天。今年6月28日,因为浙商银行广州分行存在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被广东银监局罚款30万元。

  在今年4月10日,银监会罕见地一次性公布的25项行政处罚中,浙商银行也未“缺位”,浙商银行北京分行因违规转让非不良贷款被罚款20万元。

  经营违规被罚之外,浙商银行产生的诉讼案也不少。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浙商银行作为原告、单笔涉案本金在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了结的重大诉讼案144宗,涉及本金45.43亿元,平均每宗诉讼案涉及的本金达到3154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今年上半年,浙商银行实现净利润56.02亿元,上述诉讼本金为净利润的81.10%。

  浙商银行解释,144宗诉讼案中,其中1宗为公司债券回购案件,其余均为该行从事银行业务所引起的借贷纠纷或追偿贷款纠纷。目前,81宗已终审胜诉、15宗调解结案、37宗处于一审阶段。

  此外,浙商银行还存在尚未了结的5宗作为被告的诉讼案,以及作为第三人的7宗诉讼案。

  浙商银行发行律师称,上述诉讼案不会构成该行本次发行的实质性法律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