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众金融 > 正文

绵石投资新主溢价接盘食苦果

文章来源:舒日18073105035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1-24 14:41:19
  曾因连续四度举牌成都路桥而在A股市场名声大噪的李勤,终于如愿成为了绵石投资的实控人。11月23日,绵石投资发布公告显示,李勤正式“上位”公司实控人。然而,对于高溢价接盘的李勤而言,却难言欢喜,因为近几个月绵石投资的股价重挫让其损失惨重,截至目前,最新的持股市值较其接盘成本已经浮亏逾5亿元。

  溢价接盘已浮亏逾5亿

  绵石投资11月23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协议转让股份事项已完成过户,这意味着李勤正式“上位”绵石投资实控人。不过,当初出手阔绰高溢价接盘的李勤,现如今正面临着浮亏逾5亿元的尴尬局面。

  今年8月21日,绵石投资因筹划重大事项开始停牌,9月2日该事项浮出水面。绵石投资相关股东将合计持有的约5330万股,占绵石投资总股本的17.81%,以21元/股的价格转让给成都中迪金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迪金控”)。以此计算,中迪金控付出的接盘成本约为11.19亿元。据悉,李勤持有西藏中迪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迪实业”)100%股权,而中迪实业持有中迪金控99%的股权。因此,李勤通过中迪实业间接控制中迪金控。除此之外,中迪金控还将拥有郑宽、王瑞合计持有的绵石投资7.03%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彼时,中迪金控合计拥有表决权占绵石投资总股本的24.84%。在交易全部完成之后,中迪金控成为绵石投资控股股东,其实际控制人李勤则成为绵石投资的实际控制人。

  需要注意的是,李勤当时属于高溢价接盘。当时21元/股的受让价格,较停牌前一交易日股票收盘价15.03 元/股溢价幅度达40%。实际上,深交所当初也曾对绵石投资下发关注函,要求绵石投资相关股东结合交易双方的关系、资金来源等补充说明此次股权转让的作价依据及合理性、溢价收购的原因等。而对于溢价收购的原因,绵石投资当时曾表示,中迪金控认为上市公司债务负担小、业务清晰、整体经营合法合规。

  在知名学者布娜新看来,溢价收购往往是为了保证交易顺利进行。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认为,高溢价收购很可能包括了“买壳”的费用。“高溢价收购通常是为了确保交易能够完成,但对于股权受让方而言,也存在较大的风险。一旦公司股价大幅下挫,将面临巨大的投资损失。”宋清辉如是说。

  交易行情显示,在披露相关股权交易后,绵石投资股票在9月4日复牌曾收获一个涨停板。然而,随后公司股价便开始持续下挫。截至11月23日收盘,绵石投资报收11.18元/股,与中迪金控当时的接盘价格21元/股相比,跌幅已达46.76%。以绵石投资最新的收盘价计算,中迪金控直接持有的约5330万股绵石投资股票的最新市值已经缩水至约5.96亿元,这也意味着李勤为高溢价接盘的行为付出了惨重代价,目前已经浮亏逾5亿元。

  深陷成都路桥诉讼旋涡

  然而,除在溢价接盘绵石投资后目前面临浮亏逾5亿元的尴尬外,通过四度举牌一度取得成都路桥第一大股东之位之后,在成都路桥的控制权之争中,李勤也遇到了棘手的问题。因在举牌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李勤股东表决权遭到限制。围绕股东表决权,李勤与成都路桥方则展开了诉讼拉锯战。

  据了解,李勤在2015年末入驻成都路桥,并在此后短短几个月内通过四度举牌,最终在2016年2月底一举成为成都路桥的第一大股东,而成都路桥控制权之争也由此展开。彼时,李勤在回复深交所关于是否谋求成都路桥控制权的问询时曾直言,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成都路桥股份以扩大表决权的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李勤股东表决权遭到限制。根据在李勤四度举牌后成都路桥在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做出的《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相关内容显示,“投资者违反上述规定购买、控制公司股份的表决权,其所持或所控制股票不享有表决权,有权拒绝其行使除领取股利以外的其他股东权利”。成都路桥也表示,李勤的相关违法行为已构成恶意违法收购,其所持或所控制股票不享有表决权,亦不具备向公司提交临时提案的资格。

  2017年1月,李勤对成都路桥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成都路桥在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做出的《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决议中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第三十七条第(五)款的内容无效等。

  根据9月8日成都路桥发布的诉讼进展显示,成都路桥多项议案被法院判为无效,李勤一审获得“胜利”。不过,对于此结果,成都路桥表示不服并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成都路桥在11月7日发布的最新诉讼进展显示,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成都路桥上诉李勤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一案。

  在李勤对成都路桥提起诉讼的同时,成都路桥实控人一方也展开行动。9月5日,成都路桥收到武侯法院送达的《参加应诉通知书》及《民事起诉状》等,该法院已受理了公司实控人的一致行动人四川省道诚力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诉李勤关于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公告显示,原告诉讼请求为依法确认李勤不具备收购成都路桥的主体资格,其收购行为无效,不具备该公司的股东资格。

  绵石投资后续发展引关注

  据了解,绵石投资以直接投资作为未来的主营业务发展方向,直接投资业务包括股权投资和资产投资两大方向,具体投资业务涵盖轨道用特种玻璃钢制造、房地产开发等多个行业和领域。而中迪实业主要经营企业管理服务以及软件开发等业务;中迪金控主要从事项目投资、投资管理、资产管理以及投资咨询等业务。

  中迪金控及其控股股东中迪实业分别成立于今年5月和今年4月,截至9月13日,中迪金控及中迪实业尚未开始经营具体业务。中迪金控以及中迪实业虽尚未开始经营具体业务,但根据绵石投资披露的信息显示,李勤的背后资产却不容小觑。截至今年9月2日,李勤所控制的核心企业还有中迪禾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迪禾邦”)。

  据了解,中迪禾邦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经营以及工程建设项目投资等业务,李勤持有51%的股份。需要指出的是,绵石投资以及中迪禾邦均涉及房地产开发业务;绵石投资和中迪金控则均涉及投资类业务。而在此种情况下,在李勤正式“上位”之后,绵石投资将如何发展也备受关注。

  “资本是嗜血和逐利的,李勤此次投资绵石投资,可能是看到了未来的盈利点,所以才会冒险一搏。”在宋清辉看来,绵石投资后续的发展情况将直接影响到新实控人的切身利益,因而公司后续存在一定的资本运作预期。财务数据显示,在今年前三季度绵石投资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1.23亿元,同比下降2.11%。

  “对于新上位的实控人而言,更多还是应考虑保证上市公司原有各项投资业务的延续性、确保上市公司控制权变更前后经营的稳定性,降低经营风险,维护股东的整体权益。”中国新三板投资联盟创始人许小恒坦言。针对公司的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绵石投资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对方未有回应。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高萍 实习记者 马焕/文 王飞/制表